bobapp

欢迎访问bobapp 网站!
bobapp
您当前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地矿文化 > 职工文苑

邂逅故乡的春雪

发布时间:2021-03-12 14:51:43 信息作者:戴舒生 访问次数:1102 字体大小:

对雪的亲近和喜爱是很多人的共性,我也不能免俗。远在异乡,更是对故乡的雪思念尤甚。过年回故乡,当晚就下起了雪,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一场春雪就这样和我相遇了。

第二天,我起了个大早,家人们还在休息,四处静悄悄的。院中的空地、石条、花盆,以及后房瓦屋顶已被蓬松的厚雪覆盖,玉兰和蜡梅的枝丫上都镶了一道白边,雪花正簌簌地打在后屋的春联上。站在后门口,来自田野的微风带着一丝草木的气息拂面而过,似在召唤我去田野里走走。

初春的原野.jpg

初春的原野

时间真早,脚下的白雪还没有人走过,松软平整延伸向前。就如小时候一般,在不忍和喜悦的纠结中,听着自己踩出“噗噗”的声音,在雪地里一步一个脚印。

雪径.jpg

雪径

灰色天幕下,大地静谧无声,微风中带有凉意。这场春雪没能遮盖住所有的土地,那些树干、山坡、坎子、石桥的背风处,还是原物的本色,只是看上去比平时更加清晰、分明。稻田和油菜地里积存了很多雪,依稀看得见褐黄的稻茬和绿色的油菜。严寒已渐渐消退,雪花一边下一边融化,水塘里温润起来,存雪在水中呈半透明的青色冻结状。湿润的空气让远处的村庄和山冈散发出薄薄的雾气,这些雾气和远远成片的树林的枝条、刚刚泛红的细小嫩芽聚在一起,似轻纱般朦胧缥缈。

忽有一人远远行走在雪野中,勾腰躬身打着伞,一幅古典山水画的意境顿时呈现出来。待他走近,才发现是位穿着颇为时尚的年轻小伙,只是因为气温低,身体缩在伞下避寒。他大概和我一样,是在外漂泊的游子,趁着过年回趟故乡。

田野里,古意最浓的是那些长在地头的老树,这些梨树、杏树、枣树、柿子树、白杨树的枝干粗壮、树皮嶙峋,伸向天空的枝丫蓬勃遒劲。此时,透湿的枝干越发黝黑,枝丫的一面堆积了或多或少的白雪,在雪野里透出高冷孤寂的意味。

冬晴.jpg

冬晴

积了雪的菜地里,油菜托起了花蕾,只等雪后,就会装扮出铺天盖地的明黄。幼小的蒿子、荠菜、马兰头等,在雪中稍稍露出了青嫩的头。路边的翠竹朝一个方向弯下了腰,每枚如眼眉似的叶子上都堆了一小撮积雪,叶尖垂下细小透亮的冰凌。板栗树枝上挂着许多干透了的叶子,不知道它们是怎样躲过冬天呼啸的北风的,泛着和原野上荒草颜色相近的栗黄色,点缀在白雪间。它们和冬青、马尾松、杉树、翠竹,还有明亮的河水一起丰富着雪野的自然色彩。

远近处不时传来清脆鸟鸣,在林间、枝头,我却只能认出喜鹊、麻雀的身影。松鼠拖着长长的尾巴在树枝间快速蹿跳,动作的线条如行云流水;野鸭和水鸟在起着微浪的河水中荡出波纹,等我注意时,它们早已游到了对岸的枯草丛中;路过雪中的土坡草丛,不经意听到一阵扑棱棱的声响,这声响听来很有分量,迟疑间又是一阵响声,两只长尾野鸡前后飞走,让我惊喜了好一会儿。

慢慢的,路上的人多了起来。拜年打招呼的声音夹杂着狗吠,听起来欢快而亲切;存了雪的河埂上那串走向村口水塘边的脚印,是正在挥槌捣衣的女子留下的,捣衣的声响带着凉意空空荡荡传得很远;不时传来的鞭炮声,唤醒了冬眠的土地;溪水潺潺,伴着不停消融的雪流得急速欢快,仔细聆听,中间还有春草生长的轻微声响。

暖雪.jpg

暖雪

站在山冈上,故乡的雪野尽收眼底。这时,不知何处广播里播放起一首老歌,一句“春风又吹红了花蕊”,似乎整个乡野都在聆听。是的,顺着这歌声的余韵,不要多长时间,春雪后的土地上又会绿草茵茵、桃红柳绿了。

(作者、绘画:戴舒生  该文和绘画作品首刊于2021年3月10日《中国自然资源报》8版,同时在“学习强国”刊载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上一条: 过年美食香味浓
下一条: 非洲之行感悟
Baidu
sogou